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说文解字 >
栏目导航
热门新闻

炒作“熄火”千金藤素热潮“刮倒”多家A股药企

发布日期:2022-05-26 07:14   来源:未知   阅读:

  千金藤素概念横空出世再次搅动A股市场,而这阵热潮来的快也去的快。近两日相关概念股股价震荡明显,资金炒作热潮逐渐退却。

  5月13日,一则我国科学家发现千金藤素可抑制新冠病毒的消息在网络疯传后,“千金藤素概念股”迅速爆火,包括华北制药、方盛制药在内的多只概念股相继涨停。

  有意思的是,在名称中包含“千金”二字的药企都被顺势推上风口浪尖。千金药业随后澄清公司并未涉及千金藤素相关业务,17日股价顺势大跌。

  而这波热潮来得快也去的快。业内人士表示,千金藤素用于治新冠遥遥无期,不过,这场资本市场的狂欢,其背后也少不了资金炒作的推动。

  近日,北京化工大学教授童贻刚及其团队,发现千金藤素具有超强抗新冠病毒活性。报告显示,10uM(微摩尔/升)的千金藤素抑制冠状病毒复制的倍数为15393倍。

  童贻刚表示,从目前的研究数据看,该药物抑制新冠病毒的能力在所有人类发现的新冠病毒抑制剂中排名靠前。

  据悉,千金藤素是我国传统中药,可促进骨髓组织增生,从而升高白细胞。用于白细胞减少症。可使外周血白细胞增多,动物实验发现,可明显预防丝裂霉素引起的白细胞减少,但不抑制丝裂霉素的抗癌作用。

  其作用机制是促进骨髓组织增生,从而产生升高白细胞作用。用于因肿瘤化疗、放疗引起的粒细胞缺乏症和其他原因引起的白细胞减少症。

  消息一出,“千金藤素”一词迅速火爆资本市场,包括云南白药、大理药业在内的多家相关概念股也顺势飙升。

  其中,北交所上市的生物谷,因拥有国家批准的千金藤素产品的生产许可证,股价一天之内飙升30%。

  除股价带动上涨外,该消息也引发了中药材的价格上涨。据悉,当前市场千金藤素价格从10元每公斤涨至25元每公斤以上,部分药商报价更是高达65元/公斤。

  虽当前我国已有4家企业拥有千金藤素片的生产批号,但目前均没有实际生产,国内无法购买该款药品,四家企业分别为沈阳管城制药、云南白药集团文山七花公司、云南白药集团大理药业和云南生物谷药业,均为中药类批件。

  这也意味着,当前千金藤素片在市场上并不能流通。而其炒作之风刮的如此之热也和当下疫情大环境离不开关系。

  实则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国内用于治疗、预防新冠疫情的相关概念在充满故事的A股市场都免不了“火”一把。而本次千金藤素的炒作似乎并未持续太久。

  5月16日盘后,多家上市公司纷纷发文澄清公司并无千金藤素相关业务,其中包括吉林敖东、福安药业、振东制药、龙津药业、双成药业、诚志股份、润都股份、赛隆药业等。

  其中,步长制药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山东丹红制药有限公司拥有“一种盐酸千金藤素的制备方法”的发明专利,公司目前无千金藤素相关产品的研发、生产及销售。

  华北制药公告称,目前公司未与相关专家团队开展千金藤素技术合作,公司也没有千金藤素相关产品。

  莱茵生物在互动平台表示,千金藤素属于生物碱类,该公司有类似产品的提取技术储备。如未来千金藤素市场出现大量需求,公司有信心快速开展新技术研发,及时响应市场需求。

  云南白药亦在互动平台表示,公司下属文山及大理两个子公司持有千金藤素片药品注册证,产品类别为中药,公司当前暂未生产及销售千金藤素相关产品。此外,云南白药近5日主力净流出,流出额累计6.96亿元,深股通呈持续减仓状态。

  在一众公司澄清后5月17日,千金藤素概念明显“降温”,多只相关概念股收跌。

  18日,中药股普遍走低,生物谷跌超16.69%,方盛制药、大理药业、步长制药跌超8%。而有意思的是,千金药业股价在尾盘却突然拉升。

  此次千金药业实则只因企业名称中含有“千金”而被“误炒”。随后千金药业也发表相关澄清公告,股价却在临收盘时,直线%。

  5月16日龙虎榜数据显示,千金药业资金净卖出1739.7万元,位列买一席位的华鑫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杭州分公司买入1564.04万元,同时卖出1721.88万元,位于卖一席位的甬兴证券有限公司上海民生路证券营业部卖出2503.58万元。

  同时,步长制药龙虎榜数据显示,资金买入14830.35万元,卖出8282.04万元,其中北向资金买入1841.86万元并卖出4413.95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炒作龙头当属北交所的生物谷。前两日连封两个30%的涨停,三个交易日内股价翻倍,从其盘后龙虎榜数据来看并无机构身影,全是游资。

  而当前相关企业股价逐渐回归理性,这波迅速熄火的炒作操作其实也和千金藤素的临床数据支撑的推断存疑有关。

  当前国内疫情反复,资本市场对新冠药物的热情炒作也一定程度上映射了对国产新冠药的热切关注。

  纵观国产新冠药,君实生物与苏州旺山旺水生物医药公司共同研发的VV116、真实生物研发的阿兹夫定和开拓药业研发的普克鲁胺正处于发展第一梯队,三者已开展了临床三期试验研究。

  此外,4月6日,开拓药业公布了普克鲁胺治疗轻中症的Ⅲ期全球多中心临床试验的关键数据结果,成为中国首个公布三期临床关键数据的新冠口服药物。

  此外,我国一众药企包括科兴制药、歌礼制药等药企的新冠口服药正加速迈入临床阶段。据了解,国内目前已有10余款小分子新冠口服药处于紧急研发阶段。

  从一般药物研发进程来看,药品需要经过药物探索、药学研究、临床前研究、临床研究(包括一到三期临床试验)之后再进行注册上市。

  千金藤素实则也属于老药新用,如用于新冠治疗临床,千金藤素一二期临床实验不再需要做,下一步可直接投入临床三期实验。这或意味着千金藤素用于治疗新冠路径将大大缩短。

  然而当前千金藤素没有进行任何临床试验,甚至连动物试验都没有,所以目前只是一种推断。目前,抑制新冠方面效果,该研究仅仅处于“体外实验”阶段。

  相关研究数据表明,感染领域临床试验中位数时长超7年,成功率更是不到20%,而这也意味着千金藤素用于治新冠遥遥无期。

  关于千金藤素实则自2020年1月开始,童贻刚团队就开始对数千种药物进行筛选。不过,在过去两年,一直没有开展动物实验。

  而此前在公开场合也表示,长时间未将千金藤素推进至临床阶段的原因在于,一是药物开展临床需要大量资金;二是对其进行临床,会涉及到千金藤素化合物专利问题,一般企业不愿意冒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