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说文解字 >
栏目导航
热门新闻

俄乌冲突“炸”出安全底牌!这些北方大省远比想象的更重要

发布日期:2022-05-16 10:48   来源:未知   阅读:

  一场欧洲东部的地缘冲突,不仅让美欧等发达国家全部卷入其中,甚至还挑起全球能源、粮食价格的剧烈波动。

  制裁与反制裁,让全球化下的统一市场变得四分五裂。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之下,能源、粮食、产业,都成了大国博弈的关键筹码。

  作为经济大国,我国的能源分布并不均衡,富煤、少气、贫油一直成为发展的困扰,除了原煤相对充足之外,对国际的天然气、石油都存在明显依赖。

  黑龙江、新疆、陕西均不乏大型油田,能够位列其间,并不令人意外。但天津靠什么斩获第一名?

  别忘了,我国除了陆上油田,还有海上油田。我国最大的油田、最大的能源生产基地——渤海油田,就位于天津。

  目前,我国最大的天然气生产基地位于陕西的长庆油田,总产量占全国的1/4左右,承担着京津冀、陕甘宁蒙晋区域40多个大城市近4亿人的民生用气需求。

  可以看出,我国的能源基地基本都位于北方,山西、内蒙古、陕西、新疆正是主力所在。

  刚刚过去的2021年,我国全年能源消费总量52.4亿吨标准煤,占能源消费量的56%。

  石油、天然气严重依赖进口,而风光水电等新能源虽然蓬勃发展,但煤炭的重要性在短期仍旧无可替代。

  这四个省份,全部都是北方省份,四省煤炭产量占比接近80%,有力支撑了全国的能源需求。

  根据《中国城市大趋势》的分析,煤炭优势的存在,让“北煤南运”成为与“西气东输”、“西电东送”、“南水北调”等量齐观的重要区域战略。

  去年下半年,部分地区遭遇“电荒”,山西一省就承担了14个省份的煤炭保供需求。

  这些省份,包括广东、江苏、浙江、山东、福建等东部地区,辽宁、吉林等东北地区,河南、安徽等中部地区。

  借助全球大宗商品价格暴涨,以及煤炭产能扩张,这些城市名义GDP迎来罕见的。(参阅《2021年,全国TOP50城市GDP排行榜》)

  陕西榆林以32.9%的名义增速,带动GDP排名连续跃升11位,跻身TOP50之列,且成为全国增速最猛的城市之一。

  相比而言,作为曾经的重要煤炭生产基地的东北,却从产煤大省变成了煤炭紧缺最严重的地区之一。

  高峰时期,东北地区产煤总量一度占了全国一半左右,而如今东北三省的总产煤量在全国占比仅为2%,合计不到山西一省的1/10。

  随着资源枯竭,东北多了十多个收缩型城市,鹤岗、七台河、鸡西等地都是典型案例。

  前者覆盖新疆、内蒙古、甘肃、青海、四川、云南、贵州、黑龙江、河北等地,后者囊括广东、福建、浙江、江苏、山东等沿海省份。

  在9大清洁能源基地中,四川、云南、贵州以水电为主,新疆、内蒙古、甘肃、青海则以风电、光伏占优。

  这背后的原因不难理解,西北土地广袤,草原、河流、沙漠、戈壁、荒漠等地理形态多样,太阳能、风能、水能均相当丰富,发展清洁能源可谓得天独厚。

  正因为这些优势的存在,继西气东输、西电东送之后,西部地区再次成为“东数西算”的重要布局方向。

  日前,国家发改委联合多部门印发文件,同意在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成渝、内蒙古、贵州、甘肃、宁夏等8地启动国家算力枢纽节点建设,同时规划设立10个国家数据中心集群。(参阅《“南水北调”之后,第4大超级工程来了》)

  这些国家算力枢纽,一半位于西部,其中包括内蒙古、甘肃、宁夏等传统能源与清洁能源并重的地区。

  西电东送,顾名思义是将西部的电力输送到东部,从而实现能源在全国范围内的均衡分布。

  西部地区煤炭资源、清洁能源丰富,同时地广人稀,将电力在东西地区进行调配就成了必然。

  这些省份,基本上都是“西电东送”的主力省份,而广东、华东、京津冀等地区,则成了最大受益对象。

  南部通道:云南、贵州的水力发电,主要支援广东。 中部通道:四川、湖北等地的三峡和金沙江干支流水电,主要支援华东地区,。 北部通道:山西、内蒙古、宁夏等地的火电、水电等,主要支援北京、天津、河北等地。

  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西电东送能力达2.6亿千瓦,全年跨省跨区送电量达21492亿千瓦时。

  从省市分布来看,全国产量最高的3个省份分别是黑龙江、河南、山东,3省粮食总产量占全国的30%左右。

  我国共有13个粮食主产区,除了东北三省,北方还有河南、山东、河北、内蒙古等省份,南方则有安徽、江苏、四川、湖南、湖北、江西等6省。

  北方7个粮食主产区,2021年粮食总产量达到6831.18亿斤,占全国50%左右,堪称半壁江山,而这7个省的总人口为3.98亿,占比为28%。

  根据《中国城市大趋势》一书分析,北粮南运取代存在上千年之久的南粮北调,成为主流。

  根据《瞭望》杂志的报道,近年来全国粮食产区出现萎缩、粮食调出省持续减少,2003年全国有13个粮食调出省,2008年减少到8个,目前仅剩黑龙江、河南、内蒙古、吉林、安徽5个省区。

  这5个大省,4个位于北方,南方只有安徽1地,而安徽的粮食主产业也在淮河以北。

  根据《中国城市大趋势》一书的分析,地理格局的不同,决定了区域经济的不同发展方向;而在大国资源调配之下,东西均衡发展,成了共同的目标。

  这方面,广东、江苏、山东为我国三大工业省份,而新一代信息技术、新能源、新材料、生物医药等战略性新兴产业主要云集于东部城市。

  在财政等方面,财政“六省一市养全国”、养老金“只有7省净贡献”的说法已经成为共识,而广东则是财政、养老金转移支付贡献最大的“双料省”。

  山西、内蒙古、陕西的煤炭,黑龙江、内蒙古、吉林的粮食,云南、贵州、四川等地的水电,都有力支撑了东部地区的发展。

  所以,既要看到东部地区的贡献,也不能忽视西部和北方省份对于经济基本盘的重要性所在。

  面对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东西协力,南北协同,共同维护好能源安全、粮食安全和产业安全,才是第一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