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说文解字 >
栏目导航
热门新闻

今天有人告诉我南京大屠杀和我没关系

发布日期:2022-04-10 10:21   来源:未知   阅读:

  我感觉到如果我出生在那个年代,那个地方,那个时间,我也就是其中的一具尸体了,一具无名的尸体。在半个世纪之后没有人会关注,而那些犯罪者甚至会说,

  一些日本右翼人士及其支持者在张纯如生前、身后对她进行了反复的攻击。最后她不堪重负,自杀身亡。

  79年前的今天,1937年12月13日,侵华日军在南京城开始了40多天惨绝人寰的大屠杀,30万同胞惨遭杀戮,如今仅存百余人亲历。有很多媒体说,记住历史不要记住仇恨,大水不是这么想的,很多惨剧的制造者和它们的后代现在活的好好的,甚至继续作恶,对它们之前犯下的罪行拒不承认。

  大屠杀不是简简单单的存在我们的课本里,影院的荧幕上,笔者的文字中,无数的人经历这些惨痛,不惜解开自己伤疤,对我们大声的说出那一句:勿忘国耻。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是那段惨痛历史的“活证”。他们,带着对暴行的痛苦记忆,每一个人都是铁证!

  一家人住在城南新路口5号一哈姓(伊斯兰教徒)的房屋里,在新路口5号,除了我和妹妹夏淑芸,全家7口被日军杀害,我和妹妹是被人从死人窝里拣出来的两个孩子。

  我二哥、大表哥、三表哥、表叔、邻居被机枪扫死。祖父被连捅三刀,当即死亡。

  本来大水不愿揭开别人的伤疤,可无数的人在呐喊,而更多的人在沉默。即使是那些西方媒体,也有更多的牺牲者报道这些惨痛,铭记这些历史,我们这些享受牺牲者带来的幸福的人,又有什么资格在这默不作声呢?

  当时日军攻占南京并实施大屠杀时,美国《芝加哥每日新闻报》记者司迪尔、美国《纽约时报》记者德丁、美国派拉蒙新闻电影社的摄影记者门肯、英国 《路透社》记者史密斯、美联社记者麦克丹尼尔冒着生命危险留下采访,成为全世界新闻界目睹日军占领南京后实施疯狂大屠杀的目击者、见证人与最早报道者。

  《纽约时报》德丁在报道中第一次使用了触目惊心的“南京大规 模的暴行”一词,因此,这篇关于日军南京大屠杀的报道引起了世界舆论更强烈,更巨大的震动与反响。

  无数的媒体报道了南京大屠杀的惨烈,远东国际法庭也对日本人犯下的罪恶做出了审判:

  1946年4月29日,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日本甲级战犯的审判在东京开庭,共有28人由于破坏和平罪和反人道罪而被起诉。“对这28名被告的指控包括从1928年开始就策划和准备发动侵略战争以及以1931年对满洲发动进攻为开端的系列实际军事侵略。”

  这样就够了吗?大水光是看到这些文件资料就气愤不已,更何况那些经历这些的人们?更有甚者,不但对过去遗忘,更对此报以玩笑的心态。嗯,祝你们亲妈爆炸。

  由中国南京市委员会常委兼政法委书记刘志伟带队的南京市人民政府赴日代表团与日本名古屋市市长河村隆之会谈时,河村隆之认为南京事件(即中国方面所称“南京大屠杀”)未发生过。刘志伟对河村的说法未提出反驳,同时说南京人民是热爱和平的,学习历史是为了维护和平而不是为了延续仇恨。两人在会后交换了礼物。

  1985年,中曾根康弘在8月15日用日本內閣總理大臣的身份參拜靖國神社。

  2007年4月在靖國神社春祭期間,安倍以內閣總理大臣名義獻祭但本人未到神社。

  2013年12月,安倍晋三参拜靖国神社。安倍曾表示對於未能在第一個任期中參拜,感到悔恨之極。